魔都StuckyParty_2016

☆★2016【Stucky Party】in Shanghai★☆
开宣_(•̀ω•́ 」∠)_)))))))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u/5391840071

【冬盾冬無差】鋼琴(短篇一發完)

乱炖太太的文全文公开啦!~~\(^o^)/感谢支持偶们滴活动!~~

一品亂炖:

·應 @魔都StuckyParty_2015 STAFF邀稿而寫的,現在放出來XD
·再次感謝STAFF的邀請及信任,這次沒能夠去成真的超——傷心,希望下次如果有機會就不要再錯過了!


 

『上帝創世造物,先是有了聲音,而後有了光,之後才有了愛。』

 

Stark大廈裡頭,復仇者們聚集休息的客廳,放著一架鋼琴。然而,就如同這座大廈絕大部分的東西都是主人心血來潮購置的擺設一樣,這架昂貴的鋼琴從來沒有被任何人演奏過。許多時候,扶著鋼琴晃著酒杯的Tony甚至意識不到這居然還是一架鋼琴而什麼普通的擺件。

一直毫無用武之地的鋼琴始終被閒置在那兒,直到冬兵住進來不久以後,有了些許的不同。人們開始發現,後半夜裡頭,鋼琴會斷斷續續地發出一些響動,“叮叮噹噹”地迴盪在空曠的大廳裡。開始的時候,琴聲斷續不連貫,調不成調,曲不成曲,後來磕磕碰碰,勉強能夠辨析出是某些鋼琴曲的片段,卻仍是支離破碎,從不完整。

最初發現這件事的是常年與實驗室為伴,活像24小時不用休息睡覺的屋主Tony。半夜被Jarvis好言相勸準備回房睡覺的Tony中途路過,被這兒媳般的琴聲吸引,轉而回過頭去客廳一看究竟。卻意外地發現,冬兵坐在鋼琴椅上,彈得還有模有樣。不過幾乎是立刻就對方察覺到了,冬兵警覺地抬起頭,半瞇著眼,一動不動地隱伏在黑暗中,如同蠢蠢欲動的野獸,鋼琴聲也就嘎然截斷了。

Tony聳聳肩,沒有半點誠意地為自己的打擾而致歉,隨即擺擺手,徑自就回房去了。直到他反應過來彈琴的人竟然是冬兵的時候,客廳好些日子都沒有再聽過任何的琴聲了。

“Bucky以前學過一段日子的鋼琴。”後來,住在大廈裡的復仇者都陸續地察覺到這件事的時候,Steve卻一臉不以為意的模樣。他彷彿是有些懷念,微笑著說道,“我沒想過他到現在都還記得那些曲子怎麼彈。”

於是,大家都明白過來了,最早知曉此事的人,實際上仍是美國隊長。但這樣也不值得稀奇,且不說Steve極力主張讓冬兵留在大廈裡頭治療,而且他向來對這個誤以為死去卻原來是被九頭蛇抓去改造成人形兵器的摯友都十分地關心。如果不是Banner再三地交代,Steve日日夜夜跟在冬兵身邊反而會造成他心理壓力與負擔,想必美國隊長與冬日戰士兩個人如同連體嬰般的畫面絕不會像現在那樣少見。

不過,儘管這兩個人不呆在一起了,眾人的心目中,也能夠清晰地知道,最能夠了解到冬兵本人——甚至是比現在的他自己更能夠清楚BuckyBarnes這個人的,只能夠是Steve Rogers了。

所以,逐漸地,人們開始對夜半琴聲的傳聞變得不以為意,這種見怪不怪的心理或多或少被仍處於治療期的冬兵覺察到了,他也不再像從前那樣小心翼翼,只挑著半夜沒有人的時候會待在鋼琴椅上。復仇者們慢慢地,在各種時候撞見冬兵坐在鋼琴前彈琴的樣子。無論怎麼樣習慣,這種畫面對於他們而言,多少還是有點超現實。畢竟,渾身上下都仍彷彿被冰雪覆蓋,散發著凜然殺伐果決氣勢的冬日戰士與優雅古典的鋼琴結合起來,總是充滿了夢幻般的童話氣息。

只有Steve從不認為這有什麼好驚異的。他時不時會在訓練或者任務以後,抱著畫板坐在鋼琴椅邊上的地板,他也不去看冬兵,隨手畫著一些圖,或是窗外的城市風景,又或是記憶中的布魯克林。

有時候,冬兵停了下來,他就抬頭看看,對方如果望著他,他就會跟他講述一段他們的過往,要是冬兵陷入了自己的思緒裡,他便又低下頭去畫他的畫。

沒有人能夠明白,像這樣的日子,不是現在此刻才彌足珍貴,Steve所能夠品嚐的,還是多年前就失落在過往的布魯克林的舊日時光。

 

Barnes一家在布魯克林也算是小有名氣,街頭巷尾時不時都有關於他們的傳言。認識Bucky以前,Steve曾經一度對這樣的家庭也曾心有嚮往,就像無數的孩子都憧憬着美好的生活那樣,只是後來逐漸地,他就忘了這份欣羨,一心一意地與母親相依為命過他們平常與普通的窮苦日子。

可仍然沒有辦法否認,能夠與Bucky成為朋友,依舊像是生命裡頭的奇蹟一樣。

對於Steve來說,也是從那時候開始,Barnes一家改變了他大部分的人生。Bucky的母親是位和善大方的夫人,她經常邀請Steve來到家裡做客,又時不時讓Bucky給Steve他們帶去點心或是食物。久而久之,她在於Steve的認知裡,就像第二位母親似的。

但即使是這樣的和藹的夫人,在對著自己家長男的時候,卻也是嚴厲得不得了,她要求Bucky學琴,生性活潑熱情的大男孩根本坐不住,她就會一言不發,也從不打罵,只是盯著他,和顏悅色地勸說他再練練。往往再有半小時,Bucky就會不耐煩地從凳子裡頭爬下來,呼朋喚友地跑到巷子裡頭去,外頭的世界就像一場又一場偉大的冒險,總比困禁在這張小小的椅子和這架老舊的鋼琴前面要好玩太多了。

這種情況,一直到Steve跟他們家徹底相熟,經常來往以後才被改變。

Steve用一切的空閒時間來學畫畫,起初的時候,Bucky跟著他,沒過多久,就覺得索然無味不想再學了。可讓個大孩子,悶著無聊待在另一個人的身邊,Steve也過意不去,然而,他身體總是不允許他有再多的劇烈活動,因此只能夠不得不留在家中。

他常常勸Bucky,不用陪著自己,想要出去的話,他自己一個人也沒關係。反正,從最開始的時候,他就只有一個人。

Bucky拒絕了好幾回,有一次終於是有點生氣了,他說他自己就是要陪著Steve,也不覺得這種事情哪裡厭煩了。不過要是Steve真的看不下去他這麼無所事事,就把他趕走就好了。這會兒反而是Steve沒脾氣了,犯難地看著他。

倒是Bucky提出了,“我真的不無聊,你看,要是你來我家畫畫,我還能給你彈琴呢。”

從此以後,兩個人又以一種全新的方式粘在一起。Bucky每天在家裡練上好幾個小時的琴(儘管大半時間會跑去騷擾Steve),Steve就坐在他的身邊畫畫。有時候甚至許久都說不上一句話,時間偷偷地從Bucky指尖的琴聲裡頭溜走了,留下一幅又一幅,各種表情姿態的彈琴中的Bucky躍然紙上。

Steve從來沒有仔細記得過那些曲子,Bucky反反复复練習到每每要將這些琴譜摔到地上的時候,他總會適時地抬起頭,“可是很好聽啊。”這樣子,對方又能夠歡天喜地告訴他,他還有更多更多沒有給Steve聽過的譜子,一定要讓他“大吃一驚”。

Bucky的琴聲,總是雀躍地,像歡快的溪流,無論是什麼樣子的曲子,到了最後,Steve總能夠聯想到的,都只有布魯克林巷子裡的陽光,有頭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鹿跌跌撞撞地穿行,勇敢得如同足以戰勝整個世界一般。

後來,Bucky去了軍校,Steve很長一段時間,就再也沒有聽見過他的琴了。

很偶然的一次,Bucky又將他的琴技重拾了起來。

那個時候的他,不再是布魯克林裡頭那個病弱得不知道有沒有明天可言的小瘋子,Bucky也不再是昔日十八年少陽光燦爛的大男孩,他們一個是肩負着勝利使命與期待的美國隊長,另一個是對方的左臂右膀咆哮突擊隊中不可或缺的狙擊手。戰爭改變了一切,男孩必須在血淚中迅速成長為獨當一面的男人,他們時常灰頭土臉地行走在戰壕裡,到處都是烤焦的屍體與硝煙的味道,土地是黑乎乎的,死氣沉沉地,曾經輝煌的城市也熄滅了燈光,黑暗中只剩下模模糊糊的殘影,頹唐破落。

他們經歷了一場慘烈的攻防戰,儘管咆哮突擊隊中的成員都平安地活了下來,然而友軍的遍地屍骸仍是叫人觸目驚心。他們沉默地穿行在無人的小鎮裡,黃昏中,夕陽的餘輝像是被煙塵與鮮血浸染過似的,紅得發黑。直到Steve決定先在這裡度過一個晚上,他們安頓下來,夜色已經悄然來臨,鎮上安靜得詭異,所有人都靜默不語,火光映亮了臉孔,全是垂頭喪氣的模樣。既沒有勝利的欣喜,也沒有任務完成的雀躍。

這個時候,Bucky卻意外地發現了一個小教堂,他把Steve叫了過去,指著一架在炮火中竟然都倖存下來的老鋼琴給他看,目光裡充滿了躍躍欲試的亢奮。

“Bucky?”

“噓,別說話。”他拉著Steve坐在了鋼琴椅上,擦了擦手上還留有的血跡,姿勢端正得如同現在是坐在演奏廳裡的鋼琴大師一樣。他先是試了幾個音,而後斷斷續續地彈了首曲子,接著,才真正地彈奏起來。

教堂沒有燈光,打穿的天花板上月光鋪落下來,破碎的彩繪玻璃窗被照出了奇異的色彩,Bucky便是整個身子都如同籠罩着斑斕的光芒在演奏。那也是一首Steve沒能夠記住名字的樂曲,指尖流洩而下的音符,卻如同照徹大地的月色般,靜謐中充滿了難言的神秘,宛若歌頌着虔誠的禱詞,為往生者獻上祝福。

漸漸地,其他人也圍了過來,三三兩兩地在教堂裡頭落坐,他們有些還點上了蠟燭,微弱的燭光中,每個人都沉默地悼念,那些再也回不來的人們。

慢慢地,曲子卻變了,不再是無言的哀悼,而是激盪人心的磅礴激昂,像是滿布陰霾的穹頂中射出來的一道光,開啟了通往勝利的門扉般,看到得不僅只是上帝的樂園,而是人類真正嚮往的和平的天堂。緊接著,Bucky又換了一首曲子,就在大家的目光裡都重新燃起了火光,他的調子卻變得活潑輕快了,有點兒又像是回到了布魯克林的午後,找尋他們險些在戰爭中遺落的過往的時光。

Steve看著他,Bucky專心彈琴的側臉在曖昧不明的微弱光芒中變得柔和,他像是在歡笑,又像是在痛苦,他覺得此刻的Bucky如同天神,慈悲又憐愛,然而從他堅定的眼神中所迸發的光彩,卻是對勝利矢志不渝的信念,以及永不捨棄的戰鬥決心。

他突然意識到,他竟能夠如此愛着這樣一個人,宛若上帝眷顧他的幸運。

 

七十年以後,Steve仍然能夠看見專心彈琴的Bucky,儘管他忘了許多的譜子,他也仍是彈不完整一首曲子,可這一刻,他又感覺到,他的Bucky真正地回到了他的身邊。

何其有幸的一件事,就像是生命中不可重演的奇蹟。

上帝創世造物,先是有了聲音,而後有了光,之後才有了愛——一如有你。

 

Fin.

评论
热度(74)
  1. 魔都StuckyParty_2016一品亂炖 转载了此文字
    乱炖太太的文全文公开啦!~~\(^o^)/感谢支持偶们滴活动!~~

© 魔都StuckyParty_201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