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StuckyParty_2016

☆★2016【Stucky Party】in Shanghai★☆
开宣_(•̀ω•́ 」∠)_)))))))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u/5391840071

正确的事【stucky茶会文】

豆腐太太的文公开啦~~!!!(顺便为闭关中的太太顺毛=vvv=~

直到生命尽头:

最近忙成狗……orz

抱歉坑我肯定会填的!还有点梗文……嘤嘤嘤五一过了之后就好了(大概?只要自己不再作死……)

总之,摸鱼一时爽,加班火葬场……引以为戒!!!



“先生?您还好吗?”

导购小姐关切问,浅蓝色的眼睛和温和的话语让他一瞬间有些失神。他的视线习惯性的往下看去,觉得自己会看到一个小个子——

“我没事。我买这件,不用打包了。”冬兵说,他没注意到自己带着一些纽约口音。

“纽约客?”导购小姐微笑着,没有等到客人的回应,于是她就只是耸耸肩,反正听说纽约来的都是些怪人,这位也只是一般古怪而已,外套太小,手腕露出一大截,左手还带着手套,戴着一个棒球帽还满脸胡子,头发扎了个小辫,但是看起来还是相当邋遢,还好身上没太大的味儿。

导购帮他处理吊牌和防盗磁针,冬兵背对着橱窗,那个警察现在离开了车,开始打量附近的商铺和饭馆,同时还在和对讲机那边联络。也许他是在要求同僚调出录像查看是谁开的车,又去了哪里。恐惧在骨子里滋生,不过冬兵掩饰的很好。他看起来甚至比之前更加放松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顾客。

“我想问下,如果我想了解美队队长和巴基,或者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去哪里比较快?”冬兵考虑和导购小姐进行一场看起来自然的对话,于是他开口了,但是这个下意识冲出口的问题小小的吓到了他。

“噢,他们的粉丝?当然是去博物馆啦,他们现在有个长期美队展览,什么东西都在里面了。他们甚至还有一个网上博物馆,那里的东西更多更详细。你直接google就什么都有了。”导购带着一脸的自豪和职业微笑回答了他。但是她心里在默默吐槽,身为纽约人难道还会不知道布鲁克林的骄傲美国队长和巴基吗?

冬兵换上了衣服,从正门离开了,走到警察看不到的地方他才加快了脚步,一辆警车从他身边呼啸而过。


活着看那些文字描述巴基光荣而伟大的一生是件古怪的体验。他想也许没有人会有和他一样的感觉了吧,那上面的文字他认识,组成的字句他也明白意思,但是那些都是在说另外一个人的故事,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那是一本属于另外一个人的书,他感觉自己像是站在坟墓里,盯着另外一个人的尸体看。即便他和那个人长的一模一样,即便美国队长喊他巴基,在他面前放弃抵抗,说一些傻话。

他蹲在小影院里看那些视频剪辑,老旧的影像闪着雪花,混杂着杂音,还有严重失真的音乐和解说,这些让他有种穿越时光的感觉,他觉得这些似乎比周围的那些清晰彩色的画面和悦耳的音乐更让他感到熟悉和自然。

他又回到大厅,盯着那些照片看,美国队长注射血清之前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畸形儿,瘦弱的身子顶着那么大一个脑袋,但是他没法移开视线,他细细辨认着画像上史蒂夫的眼睛,嘴巴和毛发,努力让自己去回想,去想象。他们说巴基和史蒂夫从小一起长大,两个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是他老觉得也许他们之间的关系比那还要多得多。

他拿了一些宣传小册子离开了博物馆。对于官方说的自己的生平他了解得足够多了。史蒂夫的也是,他甚至花在史蒂夫身上的更加用心。

在吃饭的时候他注意到新闻上铺天盖地都在说九头蛇和神盾局,神盾局的覆灭,还有红发女特工的听证会,他们还提到美国队长重伤住院,他们没有提是那家医院,但是这难不倒任何想要知道消息的人。

晚上他在医院对面楼房顶上发现了狙击手,那些人都是政府人员。他们应该是在保护史蒂夫。

他没有杀人,只是打晕了他们。

然后他透过狙击枪的镜头,看了一眼史蒂夫病房的窗户,失望又安心的发现他们把百叶窗合上了。

之前住的旅馆他没回去,重新找了一间汽车旅馆,他躺在床上想着下一步要怎么办。他现在想到任务目标都用史蒂夫去称呼了,好像这是自然而然的事儿。你不喊他史蒂夫,还能喊他什么呢?

脑海里似乎浮现一些画面,一些回忆的片段,类似他们手牵着手走在布鲁克林阴暗的街道上,又或者是他们在二战战场上并肩作战,史蒂夫就象录像上那样冲着自己笑,亲眼看到比黑白电影要震撼的多。还有一种心情,一种模糊的幸福感,仅仅只是念出史蒂夫的名字就让他不由自主的颤抖。

这些都是真的吗?不是自己看了那些画面假想出来的?冬兵带着深深的疑虑,不安稳的入睡了。


半夜他惊醒了。他下意识的把枕头下的枪拽在了手里,房间里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他能感觉到——有一个人潜入了进来。他的枪口正对着尼克弗瑞。

“嗨,放轻松,”黑暗里尼克完好的那只眼睛反射着窗外的光,他举起双手,“我是来给你提供帮助的。”

“我杀了你。”冬兵迷惑不解,“我从不失手。”

“喔,你可以当我死而复生。我现在会站起来,我会慢慢的站起来,”尼克一边说一边缓慢的站了起来,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冬兵,他看起来很紧张,“你已经完成任务了,没必要杀我第二次。”

“……”冬兵沉默不语,枪口也随之缓慢的移动,准星稳稳的对着黑人的脑门。

“我知道你去了博物馆,巴基。”尼克现在站了起来,他手还保持着投降的姿势。

“别喊我巴基。”东兵皱眉,这个名字让他感到焦躁。

“好,冬兵。”尼克耸耸肩,“你不想报复九头蛇吗?他们把你变成了这样。”尼克的眼神指向冬兵的左胳膊,那个沉甸甸的金属制品。“自从队长告诉我你是巴基之后,我就开始研究你了,我觉得现在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完全可以一起合作。”

“九头蛇……皮尔斯……”冬兵皱眉,还有一个又矮又胖的科学家。“佐拉。”

“嗯,对,不过皮尔斯已经死了,我杀了他。佐拉据说被队长他们干掉了,我们可以一起去对付九头蛇。而且……”尼克顿了顿,“你的左胳膊需要维护吧?你现在还是逃犯,如果没我的帮助你早晚会被抓到。别考虑九头蛇的安全屋了,那里现在肯定都是政府的人,去了就是自投罗网。”

“也许我应该杀了你,然后再看看我能不能逃出美国。”冬兵冷冷的说。

“你不会杀我的。不然今天那几个狙击手你早就动手了,还有那个飚车的二世祖,你抢了他的车和钱,但是你没过分殴打他,你也留了他一条小命。”尼克一脸有备而来的姿态,这让冬兵感到相当恼火,他想开枪射击,证明他说的是错的。

但是最后他没有,只是放下了枪。

尼克轻微的松了口气,巴基心想,原来他也不是那么有把握。

接着他想起史蒂夫,他殴打他,开枪射他,但是他却完全放弃抵抗,似乎如果要死,死在自己手上也没有关系。这让他痛苦又迷茫。

“我先告诉你我的大致计划。”尼克压低声音,冬兵打断了他的话。

“你先帮我一个忙。”

“你说。”尼克好奇的看着他。

“让我混入医院。我要看一眼史蒂夫,”冬兵毫无必要的补上了全名,“史蒂夫罗杰斯。”

“……”尼克浑身上下都绷紧了,他没有想到冬兵的要求会是这个,他现在直直的盯着冬兵的眼睛。

“好,没问题。”他最后说,“如果我没法信任你,我们也没什么合作可言。”

冬兵没有想到尼克是这样理解他的意思,但是无所谓,目的达到就好。他于是一声不吭,专心的听尼克弗瑞讲他的计划。


带他进病房的是一位自称希尔的女特工。尼克给了他一个道具,装在左边胳膊上,只用轻轻按下按钮,整个金属胳膊就被一层伪装所覆盖,你不去碰他,不会发现那个是金属的,看起来就和右边的胳膊一样真实可信。

不过鉴于他现在戴着一层“人皮面具”,这个胳膊也就显得不那么神奇了。他在医院洗手间,对着镜子研究了半天,发现简直无懈可击。他提前把头发染成姜黄色,稍微的修剪了一下。然后他从打晕的男护士身上脱下护士服,戴好名牌,希尔在门口等着他。

“笑一个。”希尔说。

冬兵咧嘴笑了一下。

“很好,保持这个笑容。”这位女特工就算心理很紧张,她也很好的没有表现出来。

然后希尔带着他穿过了荷枪实弹的门卫还有一些坐在候诊席上的特工,进入了全密闭的美国队长的房间。

“他还在昏迷,身上三处枪伤,头部重创,还有从航母摔到水里的冲击伤了他的脊椎——”

“我知道。”冬兵打断了他,现在连声音都不像是他自己了。“我干的。”

女特工咬紧了嘴唇,她的右手小心的扶着腰部的枪把。冬兵看了她的手一眼,但是没说什么,他只是在史蒂夫身边坐下,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

航母上的那一幕似乎就发生在刚才,史蒂夫喊着我不会和你打的,我们认识了一辈子,你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这一幕就像卡住了的录像带,在他脑海里循环往复,他挥着拳头揍向他的脸,发出闷闷的声音,骨头碎裂的声音在爆炸声的反衬下,响的毛骨悚然。

他伸手,希尔在他身后拔出了枪,但是冬兵没有回头,他的手伸过去覆在史蒂夫的手上,他尝试着,按照他不知是真是假的记忆里的那一幕那样,伸手和史蒂夫的十指交缠。

史蒂夫的手很温暖,冬兵自然的把手指曲成一个弧度,两只手熨贴的交缠在一起,就好像他们这样干过无数次一样。那里有一些老茧,部分是握着画笔,部分是战场上握枪磨练出来的。这和他记忆中的一致。

他俯下身子,把嘴压在史蒂夫的手背上。

“你说我是巴基,那么巴基是谁?”他痛苦万分的低语,“我去看了博物馆,看了那些资料和巴基的生平,但是我却几乎什么也不记得,我只是想做正确的事。”

“我们得走了。”希尔小心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她现在神色有些慌张,刚才的场景似乎吓到了她。

冬兵抽开手的时候,感到一点小小的阻力,史蒂夫的手稍微收拢了一点,似乎准备挽留他。但是那也许只是错觉,因为冬兵抬头,看到的还是昏迷不醒的史蒂夫。


史蒂夫睁开眼,他看向右边,下意识的以为自己会在那里看到巴基的身影。

病房里音乐环绕,百叶窗的缝隙里透下的阳光照在萨姆的身上。

“注意左边。”他虚弱的挤出这句话。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种巴基曾经来过的感觉,但是他清楚的记得那只扯着自己上岸的金属胳膊,在水波下红色的星星晃动着,像是流出的血一样殷红。


“你不打算出现在他面前?”尼克现在站在墓地外,靠着自己黑色的SUV,远眺着自己的墓碑。

他身边的冬兵举着望远镜,从SUV的车窗往那边瞧着。

“不。”他冷冷的说,他看到红发女特工递给史蒂夫一份文件夹,他能读唇语,他知道他们在谈论冬兵。史蒂夫说你没有必要跟我走的,萨姆说什么时候动身。

这一幕让冬兵感到无比熟悉和怀念,曾经那里站着的人是我。他苦涩的想,他过去的记忆浮现的越来越多,一些碎片总是不经意就冒了出来。他接受了一些脑部扫描,那个眼镜医生说他的大脑受损的部分正在恢复,而且这不是他第一次恢复了,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不断给他洗脑的原因。

他受损的部分总是能自己恢复,也许这和他超强复原能力有关,和佐拉给他的超级士兵血清有关。

“等我想起来,等我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事……”他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等到那个时候,他才会再次出现在史蒂夫面前。



评论
热度(90)

© 魔都StuckyParty_2016 | Powered by LOFTER